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细胞核 的博客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引用 我当老师(1)  

2010-06-01 21:09:2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内质网《我当老师》

 

引用

内质网我当老师(1)

我当老师(1

 夏献平

我的“老师”经历是从12岁开始的。这段当老师的经历,对我的影响很大。所以,写当老师的经历也就该从这时开始。

那是粉碎“四人帮”后的第2年(1977年),全国开始恢复高考的第一年。也许这也是我与“应试”的缘分所在吧。

我就读的是一个大队初中班。这个初中班开办于1976年,一共办了两届,我正好赶上了它的第一届,大概是因为乡里响应上级号召要普及初中教育的产物。初中班就设在一所小学里,我们的老师也是当时的小学老师“升任”的,小学初中班相对于公社所在地的初中来说,离家相对比较近。一开始学生都是走读,到初三时才安排包括我在内的部分同学睡通铺。对于11岁的我来说,“走读”是自由和快乐的,感谢“上天”这样的安排。

我们那些可爱的老师,都是劳动人民的后代,自己也非常具有劳动人民的本色。他们除了自己成了“秀才”外,其配偶基本是农民。他们既要教书,又要做农活,生活非常紧张和忙碌。他们学历不高,有的只是文革期间的高中生(有的还没毕业),最好的也是初师毕业,但他们多才多艺,既会教文化课,又会教音体美,更会排演文艺节目,以至于今天无意中会唱起那时歌中的句子。他们教起书来,是很是“玩命”,上课大多声音洪亮,板书也非常有力,有时硬是在那已经破旧的黑板上画出了频率很高的声音,以至于想睡觉的同学也得睁开眼,等待什么时候再发同样的声音。有个数学老师画的图异常漂亮,他画直线不用尺子也画得很直。让我们学生很是佩服,也让我们尊敬。由于当时处于“共大花开分外红”的年代,“半工半读”“勤工俭学”是学校必须保持的基本状态。我们的学习很自由,上课也很热闹。有的课上,学生的声音比老师还大,常是此起彼伏。往往是下课玲还没响,我们就冲出教师去占领乒乓球台,大打一场。有时整天帮助学校所在地的生产队 “勾破头”(让田里的大土块变小土块)。

让人感到异常恐惧的事情是,1976年的99日,这是初一下学期刚开始不久,上午就听说下午4点要集中听广播。然后一天都被弄得神秘兮兮的,偶尔看到老师们相互耳语几句,但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,大概他们也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,好像听说有人说毛主席的坏话被抓。到了下午四点时,广播里长时间放着哀乐,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……原来是我们伟大领袖毛主席逝世了。老师们都感到痛苦了,同学们也沉默了。谁都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。想起来,仍然很害怕。

 这一年让我们害怕的事情还不止这些, 918到县城参加县里召开的毛主席追悼会,街上的主要路段是人挤人。看到会场上不时有人被抬出来,据说是,有人站的时间太长,或者中暑,或者悲伤过度,或者其他什么原因,反正我们感到心理有点害怕。10月份参加全乡社员的集会,听上面传达中央打招呼会议精神,感到很神秘,更感到人与人之间的也有不友好的,毛主席的夫人怎么也是坏蛋呢,很多的不解,自然也难免产生恐惧感。当然,最让人感到不安的是暑假,常常跟着大人们一起在户外搭的棚子里睡,总以为随时会有地震发生。好在后来的活动对我们所改变。这就是喊着 “打倒****”“拥护****”之类的口号,从一个村子走到另个村子,加上我是“领喊”的,声音喊得更大,喊着喊着,胆子也就大了,似乎也就不恐惧了。

我们的初二年级要多读半年,名曰补缺补差,实在则是春季的升级改在秋季。因为国家恢复了高考,春季招生改为秋季。这也成了我当“老师”的背景之一。

 我的父亲曾是市港务局的一名工人(干部、司机等),有一天,他看到新华书店门口许多人排队买书,也给我买一套数学复习资料,其书名叫《初等代数》《初等几何》等。那个时候,没有电视看,也没有什么其他特别让我喜欢的游戏,所以我自己在家里将书上的题目一个一个地抄下来做。先抄例题,再抄习题。竟然让我的数学学得很自信了,也让我感到学习就是学数学,数学好就代表学习好(这一看法一直到高中都存在)。以至于敢于与老师辩论一些题,例如我知道数轴上的实心圆点有特殊的含义,而不是某个老师说的是印错了的原因。我还知道什么是韦达定理。我会很多简单的计算方法。后来,我们遇到了一位信任我的好的数学老师,我们都喜欢他,他当然也特别看重我,每次家访时,对我的最严肃的批评就是,说我太粗心,考试太喜欢提前交卷,每次考试都会提前一半时间。事实上,这一坏毛病一直到高考都没改掉。正是因为他,让我们有了当“老师”的经历。

 有一段时间,他有事无法来学校上课,竟然让我替他上数学,我也就非常愉快地“逞能”了,给同学讲起韦达定理等,有的同学觉得我讲的他们听不懂,我感到更有“成就感”了,讲着讲着也考虑起“教学方法”了。后来,语文老师也将他的参考书给我,让我给同学讲过“隆中对”,我学习了什么叫备课,了解到备课就是一个字一个字地对照参考书做翻译。后来我常想,我为什么不讨厌当老师,就是因为当初被他们信任了和鼓励了我的缘故。

 这位数学老师就是我们尊敬的陈老师,他令我们最难忘的品质就是“不断学习”,后来他考取了省委党校,成为了县党校的教师,我刚参加工作时与他还有书信来往。非常令人痛心的是,他早年因病离开了人世。现在与同学见面时仍然会经常提起他,也非常怀念他。他是亲自培养我做老师的启蒙老师。还有一个难以让许多家长难以接受的事实是,这个初中班里的学生中,后来只有我是唯直接通过“高考”途径找到工作的,原因之一可能就是因为我当过老师的缘故吧。(待整理)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